为其 2014年4月

放眼纺织品世界: 从传统到生产率

用格罗茨-贝克特完美的针和锥子来制造结实而又美观的鞋子

鞋子已经陪伴我们走过了几千年的历史:无论豆豆鞋、运动鞋、靴子、凉鞋、安全鞋或优雅的男士鞋——良好的穿着性、耐久性和完美的外观是重中之重。用格罗茨-贝克特缝针与鞋针可生产出完全满足这些要求的鞋子。它不仅可完美缝制装饰缝,连鞋子边沿的刺穿缝都完璧无瑕。通过此文,您可读到在这些完美工艺中蕴藏着多少传统。

鞋的历史

在4万年前,人们就有了一种保护他们的脚免受外部影响的需求。因此,在寒冷地区,人们用动物皮毛缠裹脚和小腿,而在炎热的地方人们用棕榈叶垫在脚下保护自己的脚免受炽热地面的烘烤。前者变成了今日的靴子,后者变成了今日的拖鞋。

从德国斯图加特附近考古发现的一个有12万年历史的骨锥中可以看到早期鞋子的切割与穿线的迹象:这个简单工具的用途很可能为刺穿皮革,以便之后将肌腱或纤维绳穿过这些孔。这种类型的锥子很可能最古老的鞋匠锥,它可能是今天制作经典靴款依然使用的锥子的祖先。

在古代和中世纪早期,简单的鞋变得越来越普遍:例如凉鞋就是一种传播广泛的鞋子,不仅在埃及、希腊还在中国和日本普及。其结实的形状被用于例如罗马军团的军靴“卡利古拉(Caligae)”,这种鞋子有布满钉子的鞋底。
中世纪的时候,封闭鞋子在欧洲被广泛使用。除此之外,还有木底鞋。一方面可防止昂贵的皮鞋被中世纪泥泞的街道弄脏,另一方面木屐也可抵抗室内石头地板的寒冷。
除了保护功能之外,鞋子还有展示穿鞋者阶层身份的功能。不同的地区有很多不同的鞋型,大部分是由皮革制成,但也有部分以木材为原料。
19世纪,鞋款种类日益分化。更多鞋型应运而生,某些鞋型至今仍在使用。当年产生的边沿缝制男鞋至今仍不失为一款经典鞋型,其制造方式至今仍未改变。
随着工业化的到来,1830年鞋子被系列生产。通过在1846年缝纫机的发明,制鞋业逐渐产生。

在20世纪,新的皮革鞣制工艺让新的鞋帮设计成为可能。薄皮革可切割成新的形状,也可染成多彩的颜色。1910年赛璐珞粘合剂粘接工艺的发明导至了鞋类产品首次大规模生产。在同一世纪的进程中,新的热塑性橡胶和塑料的发明进一步降低了生产成本,从而产生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量产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左脚鞋与右脚鞋的区分直到19世纪底才完成。在此之前,一双鞋子两只鞋的形状是完全相同的。

鞋子的生产

在工业化前,鞋子都是由鞋匠纯手工制作的。今天除了大规模量产的鞋子之外,缝边鞋依然由工匠制作:这类高品质的男鞋根据制鞋方式与工匠的不同,可需要68至300道工序。

传统上好的鞋子是小组生产而成的。在这里,不同专业工部的人员负责其工序。建模工部负责设计草图的绘制和开发制造冲压模具。裁料工部将必要的皮革切下,或冲压出来。针车工部将各个部件缝合成鞋帮。此时,格罗茨-贝克特的精密缝针就开始发挥其作用了。

从缝合即要美观又要能耐高负荷的鞋帮缝开始,针嘴的选择就有各种选项。为了给买鞋者提供结实而又有吸引力的产品,鞋子制造商必须正确定义对缝迹的美观性与机械性的要求。这样一来就有了以下问题:

  1. 承压缝和装饰缝的分布是什么样子的?
  2. 缝迹的稳定性有什么要求?
  3. 缝迹的外观有什么要求?
  4. 缝迹应该如何组合在一起(外观,重叠等)?
  5. 要缝制什么类型的皮革?
除了鞋的外观和质量之外,生产率的提高也是生产商的一项持续的挑战。主要而又特殊的取决因素为缝纫速度、缝纫机的可用性和缝针寿命。因此格罗茨-贝克特作为缝针制造商,以为客户开发可盈利的解决方案为己任,采用新技术、不断再开发。格罗茨-贝克特在此领域作为先驱和创新的发起者先后开发了GEBEDUR®(氮化钛)涂层针和各种SAN®针(特殊用途针)。

鞋的最后生产工序在组装部完成。这道工序将鞋帮与鞋底连接在一起。若制作的是缝边鞋,则需要一条边,即一个结实的皮制填充层,将其尽可能紧密地与鞋帮和皮革条压在一起。将鞋面、填充物、皮革条将被刺穿,并通过一种goodyear品牌的刺穿机缝在一起。这样就产生了所谓的刺穿缝,也就是这种制鞋方法的特点。中间的图片为用于这种机器的针。

格罗茨-贝克特目前的产品阵容包含大约200种用于鞋底加工的针和锥子。加上用于加工鞋帮的500种缝纫机针,格罗茨-贝克特提供制鞋工艺所需的完整缝针和工具阵容,作为整个制鞋行业中不可缺少的合作伙伴已超过33年。

如果您在制鞋工艺中正面特殊挑战,并正在寻找寿命长久、加工精确的理想设备,那么让格罗茨-贝克特的专家祝您一臂之力吧!